办案札记:当前H-1B工作签证申请的挑战与对策

近一两年来美国移民局执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政策,并将改变美国移民局的服务对象和宗旨后,移民局实际变成一个执法职能的机构后,几乎各类移民申请(包括非移民申请)的审理工作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给律师,外籍员工以及美国雇主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本文综合近来办理H-1B工作签证案子的一些亲身经历,谈谈当前H-1B工作签证申请的挑战和对策。

一,以前可以顺利通过的职位,现在不一定能够获得批准。

很多常见的职位在以前很容易申请H-1B身份,例如Software  Developer, Computer Programmer, Accountant, 等。然后近一年多来,我们发现美国移民局越来越多地对这些职位的H-1B申请发出苛刻的补件通知甚至拒绝这些职位的H-1B申请。而且移民局倾向于将职位的专业要求更加狭隘化,就是一个职位在写职位要求时尽量缩小范围,只写一两个相关专业。比如公司在招聘 Operations Research Analyst时不能写上一大堆可接受的专业,例如Computer Science,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ccounting, Business, Finance,如此大跨度的专业要求会被移民局认为不是Specialty Occupation。 同样,在写职位要求的时候也不能只写本科学位而不写明所学的专业。这里涉及申请准备工作的办案技巧问题,建议委托有丰富移民经验的专业律师办理。

二,H-1B申请正在审理过程中,离境可能被视为没有维持合法身份。

在今年的H-1B名额 抽签的申请中,如果申请人递交申请后在申请待审理期间离境,无论是在OPT有效期间还是抽签空档期间,移民局一律视为没有维持合法的非移民身份, 而不允许H-1B申请的受益人在境内转身份的要求,转而要求走使馆面签程序。这一新动向告诉已经抽中H-1B名额的外籍留学生们在H-1B申请等待移民局的审理期间不要轻易离开美国。

三,取消H-1B申请加急审理的程序,整体审理周期加长

美国移民局今年3月20日宣布2018年9月11日之前不再接受H-1B申请加急审理的请求。即某些H-1B申请加急审理被暂停到9月11日。但是8月28日再次通知将加急审理服务暂停延长到2019年2月19日。 明年2月19日是否会恢复加急申请,无法确定。很多抽中H-1B名额的H-1B申请在拿到收据半年后都没有消息,状态没有跟新,和移民局沟通情况却被告知案子仍然在正常审理范围内,要求十一月中旬还没消息的话再联系他们,态度非常官僚,不负责任。移民局这种有意无意的耽搁给很多雇主和外籍员工造成巨大的困扰,因为很多人在10月1号后因为工作签证没有批准而必须停止手中的工作,因为驾照过期而无法进行正常的出行。

四,严格对从事有执照的职业的外籍留学生的执照要求

一些职位需要有执照才能做。例如教师、律师,医生等。但现在出现的趋势是,只要涉及必须要有执照才能工作的职位的H-1B申请外,不管外籍留学生有没有资格拿到执照,一律要求补充材料说明,如果申请人没有执照,则需要证明为什么不需要执照,是因为工作内容本身不需要执照,还是因为由有执照的专业人士监管而不需要。一些职业如建筑师和土木工程师,基本上不是刚毕业的外籍学生可以马上拿到的,但是移民局现在对建筑师和土木工程师的职位也提出执照要求。

五,不论大公司或者小公司,为外籍留学生递交H-1B申请,都不再受欢迎了

以往大公司递交的H-1B申请比较容易通过。 但是移民局目前对于来自大公司的申请反而会比较苛刻,常常给出补件要求。一些申请H-1B比较多的大型公司都遇到了大量的补件。不过我们有些小公司递交的H-1B申请反而直接批准。我们的经验总结是,对于小公司而言,只要工作机会是真实的,职位本身符合要求,公司正常运营,能够交出像样的报税,商业计划书,业务证明等,批准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律师对申请工作的初期策划和细致准备是H-1B申请成败的关键。

六,为外派到第三方公司工作的外籍留学生申请H-1B的风险很高

我们还发现,如果外籍员工是被雇主派去给第三方公司工作的,很容易被移民局盯上,移民局可能以各种理由拒绝H-1B申请。因此对于和劳务公司签署合同的H-1B申请需要特别注意。有几家H-1B外派公司有一阵子连续拒了好几个申请,但是后来又批准了好几个,有时出现同一职位有的获批,有的被拒,随意性很大。同时,我们也发现移民局对这种派到第三方公司工作的案子是否存在弄虚作假行为非常关照,不是打电话到第三方公司去核实这个工作机会是不是真实的就是派员突击性造访第三方公司,确定第三方外派工作是否真实。

七,对H-1B期间 职位发生变化审理加强

H-1B持有人在工作发生变化时,比如工资、工作地点、全职换成兼职,或者兼职改成全职、职位名称变化等,一定要第一时间和律师联系。如果被移民局发现有变化而没有及时递交补充申请,则会被认定没有维持自己的合法身份而可能导致外籍员工丢失工作机会或被驱逐出境等严重后果。

八,H-1B 延期或H-1B换工作的申请,也出现被拒的情况

按理说正在工作的H-1B外籍员工不应该再担心身份的问题。但是现在H-1B到期之前申请延期或者H-1B员工跳槽的H-1B Transfer 申请都被要求补充材料,有的甚至最后被拒。这种情形告诫聘用H-1B外籍员工的雇主和外籍员工不可以理所当然或者掉以轻心地对待H-1B延期或H-1B Transfer 申请了。我们需要建议,一方面,不管任何一种形式的H-1B申请,都应该咨询和聘请专业的律师去策划办理。失去身份,失去工作,远远重于支付给专业人员的服务费用。另一方面,在H-1B Transfer 申请获批之前不要接受新跳槽的员工开始工作,准备跳槽的H-1B员工应该等到H-1B申请获得批准后再开始为新雇主工作。

Xie Law Immigration Newsletter – April 2018

  • H-1B Cap Reached

USCIS announced that the H-1B Cap for FY2019 has reached on April 6th.  

H-1B名额被用完,怎么办?

每年4月1日(今年是4月3日开始)是留学生及其它合格的外国人递交H-1B工作签证(身份)申请的第一天。去年H-1B名额在开始收件的前五个工作日就被用完,不出意料,今年也是同样的情形。今年移民局总计收到了19万9千多份申请。目前,加州和佛蒙特两个移民中心已经开始发放纸制版收据确认那些已经抽中签证名额的H-1B申请。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主席普拉蒂斯先生说过,我们生活在一个处处可以高速上网无线连接的时代,但移民制度过时的名额体系就像活在电话线拨号上网的时代一样不合时宜。尽管从业者和美国的企业雇主对于签证名额有限的现状有着诸多抱怨,但抱怨归抱怨,除非国会通过改革增加H-1B的签证名额,否则年度抽签的现状会一直维持下去。三月的忙碌尘埃落定,抽中的人自然欢喜,没抽中的人该怎么办呢。

第一,设法找高等学校和非营利科研机构方面的工作,这些雇主提出的H-1B不受名额的限制。 这方面的工作不局限于教书,研究工作。在高等教学机构里做其他工作的,例如,软件工程师,程序员等,也不受H-1B名额限制。

第二,暂缓毕业或继续上学,保持F-1学生身份。这种办法尤其适用于那些还没有正式毕业或还没有找到工作的外国学生。只要保持合法身份,在F-1期间找到合适的工作和雇主,在有名额时仍然可以递交H-1B申请。去年有爆出新闻说国土安全部钓鱼执法,设立一所“皮包大学”打击非法欺诈伪造文书的留学中介。如果你的计划是维持F-1的身份,请广大的学生读者们仔细分辨留学中介所介绍的学校是否合法,还是只交钱不上课。身为学生,除了缴纳学费之外,你的本份应该是上课(哪怕远程教学),考试,完成作业或研究计划。

第三,设法转换身份。能转换成什么身份,必须依本人的情况而定。如果已婚而且配偶有另外一种身份,如F-1或H-1B等,应在OPT到期之前转成F-2或H-4身份。除此之外,还可以根据情况转成J-1或O-1。但应尽量避免J-1。O-1适用于那些在本领域已有一定成就的外籍学生。如果既找不到工作,又不愿去继续上学,而且没有别的其他途径可走(例如单身一人), 可以在OPT到期前申请B-2身份。转成B-2身份可以延长在美国的居留时间(可能长达6个月),但不要指望以此来拖延时间以便以后再转成其他身份。因为移民局似乎不喜欢那些声称要在美国访问一段时间但之后又要转成其他身份的申请。 由于转换身份的情形比较复杂,有特殊需要者,可以将自己的情况email给help@xielaw.com作免费评估。

第四,如果是其他国籍的外国学生,并非一定要死盯著H-1B名额不可。 例如,台湾,香港或澳门出生的,可以申请E-1/E-2 条约贸易或投资签证身份;有加拿大国籍的,可以申请TN/TD 身份/ 签证; 有澳大利亚国籍的,可以申请E-3工作签证; 有新加坡国籍或者智利国籍的,可以申请特别保留的H-1B1身份/签证,等等。 至於个人可以申请那种身份或签证最好,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有特殊情形的,可以联系我们作免费评估。

第五,寻找那些和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有研究合同的私人公司的工作机会。如果这些公司的职位是被派到政府机构进行研究工作,这种H-1B也不受H-1B名额限制。

第六,让雇主同高等教学科研单位结成合同单位,由高等教学科研单位出面雇人并递交H-1B申请,然后高等教学科研单位再派回原雇主单位工作。但具体操作必须走适当法律手续,合理合法。

第七,如果美国雇主在中国和其他国家有公司的,先将自己派往国外工作。等有H-1B名额时,由美国雇主在美国这边递交H-1B申请,自己再申请签证回来。但是,在走这步棋之前,一定要和雇主谈好条件和安排。否则,等於离开美国或回国服务。如果公司符合跨国公司的条件,海外工作满一年可以申请L-1签证回美国工作,而L-1签证不受名额限制,但申请要求的条件比H-1B申请的条件要复杂得多。

第八,干脆先回国服务。这虽然不是上策,但是要比在美国失去合法身份要好得多。很多“海归”在本国取得在国外不能取得的成就或地位。然而,如果不适应或不理想,照样可以再回来。事实上有很多人通过申请H-1B签证又来美国工作的。申请H-1B签证不审查有无移民嫌疑,只要在美国没有坏记录,而且美国这边的雇主和工作机会正规,再申请H-1B签证应该不成问题(但要小心那些敏感专业方面的工作)。如果回国服务能更好地发挥才能,也可以先走此路来发展事业。今后的路如何走,看自己的本事。如果以后时机成熟,在美国这边找到工作,只要名额不是问题,可以随时同我们联系,让我们来申请H-1B签证,让这些人再回到美国。

第九,自己并动员亲朋好友和雇主,以自己的切身经历积极游说本地的国会参众立法议员。只有这些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H-1B名额问题便不成为问题了。虽然这个办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大家的努力也会给自己和后来的同学创造机会和条件。现在正在讨论的移民改革也需要广大读者的努力和支持。希望将来的移民改革会根本上解决H-1B名额问题。

Không phân loại